如果你也爱我 请拥抱我

向下

如果你也爱我 请拥抱我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十一月 18, 2010 4:11 pm

(1)
除了爹地和哥哥我就你们俩个最好的朋友了你们可千万别欺骗我!水淼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安以轩和暖心对望了一眼会意的眼神中似乎达成了共识;安以轩率先开口:我是狼族的太子不过是以前了。现在我只是一个四处流浪的狼人。
  
  水淼看着安以轩眼神真诚没有一丝逃避相信他没有说谎又将目光移向了暖心的身上。
  
  我我暖心欲言又止犹豫的看着水淼不知道该怎么改口手腕上的宝石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芒她感觉到了水淼心中的怒气顿了一下说道:我西方魔界魔王和天使的女儿我不能告诉你我为什么会流落在人间可是我保证我没有对你有任何的企图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暖心信誓旦旦的说道担忧的眼神看着水淼害怕水淼不会相信自己。
  
  如果不会伤害我那么为什么不可以说?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水淼挑眉紧逼的问道。
  
  暖心犹豫的咬唇最后豁出去的说道: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真的没有。如果你想要杀我请动手反正现在我是你的契约兽我死了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水淼眼神深沉的盯着暖心许久不说话一直到暖心后背的冷汗都出来了水淼才将眼眸移开笑道:师父人家想看你的真身。
  
  哇真的狼耶她很想看哦。
  
  两个人皆一愣相视而笑这代表水淼不在追求他们了。
  
  不过安以轩还是挑眉的摇了摇头果断的拒绝道:不要。
  
  师父我是你徒弟你就给我看一下真身嘛!水淼无赖的抱住安以轩的手臂摇晃可怜巴巴的眼神乞求道。
  
  不要!安以轩对于她的眼神视而不见对于水淼就是一个不小心的心软就会后患无穷不可以被她表面的单纯所欺骗了。
  
  师父
  
  你今天还要练习吗?安以轩打断了水淼严肃的问道。
  
  水淼收起了嬉笑的神情认真的说道:要!TNND再不练习了下次就要被人喝光血了
  
  暖心你先回去吧我和师父要学习了。水淼回头对暖心说道。
  
  暖心自然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点了点头眼神扫过安以轩没有说话低头转身离开。
  
  师父开始吧。水淼握住冰魄眼神认真的看着安以轩浑身泛着冷漠的气息说道。
  
  安以轩点了点头
  
  ————————混乱分割线————————————
  
  少主人这是您要的东西。褐色少年将一颗发光的珠子双手递给了火焱。
  
  火焱冷清的眼眸在扫了他一眼之后接过了珠子看了两眼便收起来。淡漠地问道:妖界情况如何?

(2)
妖王蠢蠢欲动已经排了大批的人手前往了人界他们有可能会随时发现我们。少年低头恭敬的回答。
  
  火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目光又移在了他的身上:伤势如何?
  
  少年神色一愣反应过来淡淡的说道:属下没用。
  
  最近无事你休息吧。火焱眼眸一冷随口念出了一串咒语少年瞬间幻化成了一只全身黑乎乎的小猫蹲在了地上尾巴甩了甩眼神畏惧的看着火焱。
  
  而站在黑猫旁的少年也是一愣却不敢说话。
  
  阿黄?一进门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地上的许久不见的小黑猫上次不见了她可是和火焱闹腾了许久直到火焱说不久小黑猫会回来水淼这才作罢。
  
  阿黄你最近去哪里了?怎么这么喜欢乱跑呢?水淼将小黑猫抱在了怀中闭上了眼睛直接无视水淼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
  
  水淼侧头看着身边站的少年有些眼熟可是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了。看着他却是问火焱:哥哥他是谁?
  
  去准备晚餐。火焱没有直接告诉水淼间接的却告诉了她眼前的少年正是他们的保姆管家。
  
  水淼长大嘴巴不敢相信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那只整天拽的和二百五似的臭鸟居然居然居然是一个美少年。
  
  水淼掐了一下闭着眼睛的阿黄它不满的睁开眼睛瞪着水淼水淼看着火焱这个不是在做梦??
  
  哥哥他真是我认识了几年了的火焰?水淼没有办法接受。
  
  火焱点了点头没有开口冷冽的眼眸扫过水淼怀抱里的小黑猫它浑身打了一个哆嗦闭上了眼睛
  
  反正每次被水淼抱着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上次是被派去了妖界这次不知道又要被发配到哪里。)
  
  吃晚餐的时候水淼将阿黄放在了自己身边的一个座位而火焰却站在了水淼的对面。
  
  一个人一只猫一只变成了人形的鸟都在盯着自己看水淼实在有些吃不下去了。光是吃饭的时候她抬头看水晶灯已经不下十次了她还是不习惯变成了人的火焰以后没有烤翅可以想入非非了。
  
  臭鸟快变回原来的样子不然我吃不下去饭。
  
  你吃不下去关我什么事情?
  
  叫你变回就变回不要以为变成了人形你的翅膀就会没事了。
  
  你打的过我吗?
  
  你
水淼和火焰一直在用眼神互相瞪着对方最后水淼愤怒的只能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饭菜没有一点食欲。火焱冷眸转过去轻轻的扫了火焰一样火焰立刻乖乖的低下头挨挨挨少主人也太宠着水淼了。
  
  笨蛋这不早知道的事情了吗。在一边的阿黄给了火焰一个白眼球继续窝成一团做一只慵懒的猫咪。
  
  火焰无语的低头看地板
  
  ————————————小小分割线——————————————
  
  上课时间。
  
  水淼认真的做笔记手腕上的宝石却发出了淡蓝的光芒水淼一惊连忙用手盖住环顾了四周幸好同学们都在认真的做笔记没有人发现她手腕上的宝石发出的光芒。
  
  水淼也感觉到了?暖心扯了扯水淼的衣服给她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镯和水淼的一模一样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一闪一闪。
  
  恩每次危险的气息时候它就会自动发出亮光。水淼小声的说道。
  
  暖心脸色有些小声的说道:我感觉到那份危险的气息朝着我们而来怎么办?
  
  水淼不的咬了一下下唇上次已经有吸血鬼来到学校了最近似乎不太平总是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水淼将东西收一收放进了书包里贴在暖心耳边说道:
  
  趁老师不注意我们溜去旧大楼相信师父已经在儿了。
  
  暖心点了点头两个人坐在后面蹲在了地上小步的移向后门在同学们的遮挡下溜出了教室。
  
  水淼抓住了暖心的手飞快的朝着旧大楼奔去。
  
  师父师父
  
  还未到旧大楼水淼就看见了安以轩的身影安以轩也是一脸严肃的看着水淼和暖心抿唇说道:你们都感觉到了他们正朝着这里而来。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我。你们走吧。
  
  水淼眼神里拂过一丝诧异转头看着暖心暖心微微别过头闪烁的眼神躲避水淼有些愧疚。
  
  我不走我怎么会扔下师父呢。水淼默不作声的松开了暖心的手。她明白暖心是为了安以轩的安危而撒谎可是她并不能认同这样的作为就算暖心不说她若知道安以轩有危险她一样会帮忙的。
  
  可是暖心却撒谎欺骗她。
  
  你们走我或许还有机会你们在我反而会有了负担。
  
  安以轩嘴角拂过一抹苦笑没有想到事情变的这么快。

  师父不用说了。我会有办法的他们伤不了我们。水淼嘴角拂过一抹笑意仰头看着灰暗的天空冷风吹过天际泛着银白色的光一道闪电在天边闪过后轰隆隆的雷声
  
  风吹着水淼柔顺的头发在半空中飞舞裙角跳舞
  
  太子好久不见。一群人顿时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其中一个独眼龙的男人嘴角带着讽刺笑道。
  
  哦我忘记了你不做太子许久了。
  
  安以轩脸色泛白手紧紧握成了拳头额头的青筋暴起愤怒可想而知。
  
  嗨独眼龙你好哇。初次见面呢!水淼看着眼前可以激起安以轩愤怒的独眼龙不知道他和师父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可是她知道安以轩格一向温顺除非是很大很大的耻辱否则他根本就不会发怒。
  
  不知的死活的小鬼哪里来的滚哪里去。独眼龙在听到水淼的话后脸色阴暗剩下的一只眼睛恶毒的盯着水淼恨不得立刻将水淼给撕碎。
  
  水淼不满的撅着嘴巴回答道:没礼貌的独眼龙大叔你长的可丑!我要长成你这样了我一定会羞愧的自杀了。怎么还会有颜面活在这个世界上吓人呢。真是造孽了你不说话还可以一说话口臭的可以熏死人了。麻烦你这个惊世骇俗丑不拉叽独眼龙大叔快点自惭形愧的死去吧。
  
  我丑?我丑?独眼龙被水淼气的脸色发白愤怒的说道:如果不是这个我会变成这样吗?该死的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们。
  
  你这个惊世骇俗丑不拉叽独眼龙大叔自己长的丑就不要把责任推卸给别人。人丑就算了心灵丑陋就更糟糕了。水淼继续耍嘴皮子说道气的独眼龙暴跳如雷她心里才会很开心很开心。
  
  找死。独眼龙快速的朝着水淼攻击而来一直沉默的安以轩将水淼推到了一边和独眼龙打了起来其他的人将水淼和暖西包围住也开始了攻击。
  
  破冰。水淼挥出了冰魄和他们打了起来暖心赤手空拳和他们打
  
  刚开始安以轩还可以和独眼龙打个平手可是时间拖的越久他的速度就会变得缓慢了起来而水淼和暖心都只刚好可以自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以轩被独眼龙打了一拳又一拳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嘴角溢出却束手无策。
  
  破金。水淼一声喝道已经将安以轩交给她最新的招式给用了出来急的满头大汗。

和我斗你找死。独眼龙双手突然幻变成了一副狼爪尖锐的爪子爪到了安以轩的胸前连衣服都撕破了尖锐的爪子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了几道极深的划痕血液外溢安以轩跌在了地上
  
  师父水淼眼见着安以轩就要被独眼龙踩在脚下了奋不顾身的扑向了安以轩
  
  独眼龙没有想到水淼会这样扑过来想要收脚已经来不及了脚还未落在了水淼的身上身子似乎被什么力量牵制住了腾空而起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一个人影映在他的身上他只感觉到一阵阴冷抬头便看见了来人尤其在看见浅蓝色的眼眸牙齿都在打颤:焱焱殿下
  
  火焱冷漠的眼神扫过地上的丑八怪一眼转身将水淼抱进了怀中水淼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好像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样。
  
  虽然虽然你拥有神秘而无穷的力量可是这是狼族内部的事情你不可以插手。独眼龙撑着胆子看着火焱底气不足的说道。
  
  火焱冷漠的眼神扫过他满眼的轻蔑抿唇说道:是王族是和狼族签订过协约互不相犯。
  
  独眼龙在听到他的话后心里的一块大石落下来了火焱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将他打入地狱。
  
  不过你伤了我的宠儿就必须死。
  
  火焰在他们说话的时间已经无声的解决掉了那群人暖心将安以轩从地上扶起来。
  
  火焰在听到火焱的话后迅速的向独眼龙出手火焱则是抱着水淼离开了学校暖心和安以轩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火焱抱着水淼坐在了沙发上脸色阴暗浑身冷冽的气息大手紧紧的搂住她的腰部。
  
  哥哥!水淼讨好的叫了一声。
  
  火焱眼神从她身上扫过眼神犀利抿唇严肃的问道: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如果他在迟一步她铁定要被那该死的踩破肚子肠子满地了。
  
  水淼心虚的笑了笑揽着他的脖子说道:我知道哥哥一定会来的嘛。我们可是有心电感应的。
  
  谢谢你。安以轩出现在了大厅里好不狼狈满身的伤痕嘴角的血液被抹去留下一点点残迹。暖心站在一旁扶着他的手臂。
  
  火焱的眼神不屑的从他的身上扫过他插手完全只是为了水淼其他人的事情和他无关。
  
  冷清的眼眸由浅蓝变成了深蓝射向了暖心暖心一声哀嚎松开了安以轩的手臂跪在了地上一团烈火在她身上燃烧使得她痛苦的申吟在地板上滚动。
  
  水淼抬头看着火焱深蓝色的眼眸小声说道:哥哥我没事。她当然知道火焱是为了暖心利用自己的事情而在惩罚暖心。

安以轩复杂的看着水淼最后眼神落在了火焱的身上开口说道:暖心是为了帮我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人吧。说完心疼的眼神落在地上打滚的暖心身上看着暖心痛苦他心如刀割。
  
  哥哥我真的没事了。水淼拽了拽火焱的衣服皱起眉头说道。
  
  火焱眼眸渐渐恢复了原本的眼神暖心身上的火团顷刻间已经消失他看了一眼水淼冷漠的说道:掂量一下自己身份下不为例。
  
  他的意思很清楚了就算暖心是魔王的女儿他想要杀她易如反掌。她的身份在他的眼里微不足道所有妄想伤害水淼的人都该死!
  
  水淼被火焱抱上了楼安以轩将暖心抱在了怀中抿唇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
  
  暖心第二次被烈火焚烧感觉却比第一次还要痛苦惨白的脸色没有血色眼神失色轻轻的摇了摇头靠在了安以轩的怀中一言不发。她原本就不该利用水淼这样的惩罚是罪有应得。
  
  若是放在以前火焱早就烧死她了她的身份?呵从来都不被任何人放在眼里
  
  少主人属下没用让他逃了。火焰单膝跪在地上低头惭愧的说道。
  
  火焱的眼神扫过他的后背一言不发。逃了也好反正从火焰的手中逃走也是半死不活没有一段时间是恢复不了。
  
  怎么会让他逃了?那个惊世骇俗丑不拉叽独眼龙就应该被切成八段给烧成灰。水淼抱着阿黄经过书房听到了火焰的话火大的踹开了门瞪着火焰不满的说道。
  
  火焰自知理亏没有说话等待火焱的惩罚。
  
  许久火焱只是淡淡的一句:准备晚餐吧。
  
  火焰一愣随即起身起来顺便为她们关上门。
  
  你估计放他走的?水淼不满的看着火焱如果火焱想要让一个人就不用火焰动手了。
  
  火焱朝着水淼招了招手眼眸扫过阿黄它自觉的跳出了水淼的怀抱里从窗户上跳出去。水淼撅着嘴巴不满火焱的做法朝着火焱走去狠狠的一坐在了他的上。
  
  王族和狼族签订过协议五百年内互不相扰。火焱冷漠的解释了一句虽然这个理由对他来说不算是理由。
  
  所以呢师父就可以白白挨打?水淼嘟着嘴巴不爽非常的不爽想起了那个丑不拉叽的东西就有想要揍他的冲动。
  
  火焱大手过水淼的手柔顺的直发嘴角带着冷冽的笑意:五百年内不能动他可是五百年后不代表可以不动。我记忆力一向很好。
  
  水淼看着他的笑意头皮有些发麻她终于知道她的哥哥不仅仅是冷漠冷血这么简单了。

他睿智也是无人能及的。
  
  和我去王城吧。一直沉默的火焱突然开口水淼眼眸里闪过一丝讶异一向不愿意和她提及王城的火焱要带她去王城?
  
  她有没有听错呀?
  
  明天就去!
  
  那爹地
  
  水淼话还没有说完火焱的唇就压下来吻住她的唇两个人的舌尖缠绵悱恻一火一冰原本是两不相容此刻却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他的大舌将一个圆圆的东西递到了水淼的口中让水淼吞下去之后水淼用手推开了他的胸膛眼神复杂的看着他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弄的我嗓子好痛。什么鬼玩意那么大差点没咽下去。
  
  对你身体有好处的东西。火焱紧紧的抱住了她淡淡的笑意让水淼舒缓了咽喉的疼痛看的有些失神。
  如果去王城可不可以带暖心和安以轩一起去。水淼小心翼翼的问道乞求的眼神看着火焱。这次学聪明了千万别在火焱面前提爹地不然不知道他又要喂她吃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可以。火焱没有丝毫的犹豫答应了。
  
  那可不可以带阿黄一起?水淼得寸进尺的说道她超爱抱着阿黄的说没有阿黄她晚上会失眠的。
  
  可以。
  
  哥哥万岁。水淼笑着猛然凑上了火焱的面前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迅速的跑开。
  
  火焱眼眸一愣看着她跑开的身影手情不自的摸了摸脸颊上刚刚被她亲过的地方嘴角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心中一股温暖的溪水正在静静的流淌。
  
  师父暖心哥哥答应你们可以和我们一起回王城了。水淼跑到客厅火焰扔了几支药膏给安以轩暖心正在帮他上药。
  
  暖心和安以轩皆是一愣异口同声的说道:去王城?
  
  水淼点了点头说道:对呀。反正你们也没事和我们一起去王城好不好?
  
  暖心将药膏放下眼眸里浮现了一抹犹豫而安以轩则是点了点头应承道:好我陪你去。
  
  火焰已经将饭菜全部都放好了水淼直接坐在了座位子上一边吃一边问道:暖心你呢?不陪我去吗?
  
  我陪你去。暖心咬唇说道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深意的看了安以轩一眼。
  
  水淼听到他们的答案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心的吃饭很久没有这么好的胃口了。二楼火焱站在走廊上看着水淼一脸灿烂的笑容眼神温柔在安以轩抬头看到他的时候眼神又瞬间变得冰冷。
  
  为什么你要陪水淼去王城?水淼不知道你不会不知道王城比这里更危险!暖心担心的看着安以轩她以为安以轩不会答应的。

安以轩靠在了窗户边看着寂静的夜树枝微微摆动夜空繁星闪烁在和月亮争宠;淡白色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惨白一片。
  
  她救了我正如你所说王城那么危险她不知道我去了还可以照应她。
  
  她有焱殿下可是我们不一样。暖心语气有些生气似乎有些吃醋的意味。她不喜欢安以轩对水淼过分的好
  
  安以轩转头看着暖心不满的神情解释的说道:焱殿下回到王城也许会自顾不暇否则怎么可能答应水淼准许我们一起去。
  
  暖心无言的看着安以轩此刻她没有任何理由的反驳他毕竟他们也只是萍水相逢。
  
  夜冷清静谧。所有人都各怀所思的入眠
  
  只有水淼无忧无虑的抱着阿黄入眠因为明天天亮以后哥哥就会带她去王城她就可以见到爹地了!!!
  
  众人吃过早餐安以轩和暖心都无言的坐在位子上。
  
  水淼抱着阿黄侧头看着火焱催促道: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呀?
  
  现在火焱话刚落音客厅的半空中出现了一个漩涡一圈一圈强力的风力如果没有一定能力的人进去也许没有到王城就会被这股风力卷死。
  
  这个水淼话还没有说完火焱将她抱在怀中用自己身躯替她阻挡而水淼则抱着阿黄一起被漩涡吸了进去。
  
  安以轩看了暖心一眼没有丝毫犹豫的轻身跃起也被漩涡吸了进去。
  
  暖心跟在了安以轩的身后火焰是最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别墅跳进了漩涡之后别墅顿时划过虚无剩下一片空荡荡的土地没有一物!
  
  水淼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白色的天花板身上盖着柔软的被子她躺在了一个巨大的。
  
  这里是哪里?水淼坐了起来她怎么会在这里?
  
  赤脚下地打开了门火焰正好托着托盘站在门口刚好想要敲门没有想到水淼先开了门。
  
  这里是哪里?哥哥呢?水淼急切的问道。
  
  这里是王城少主人的住处。你还未到王城就昏迷了!!!少主人去王宫见国主了!火焰面无表情的说道。
  
  呵呵是吗?水淼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居然会昏迷

醒了正好这个是少主人嘱咐你要吃掉的东西。火焰将托盘递给了水淼水淼接住看着托盘里色香味味俱全的食物有些诧异。在王城里居然还有食物?
  
  吸血鬼也需要吃东西?
  
  是少主人特意让人为你准备的!火焰似乎看穿了水淼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
  
  水淼吐了吐舌头就知道吸血鬼不吃东西的。
  
  那暖心和师父呢?对了还有阿黄呢?水淼差点把阿黄给忘记了不过是昏迷了睡醒了阿黄怎么就不见了?
  
  他们都在客房里休息晚餐各自在房间用。少主人明天早晨回来你早点休息。火焰说完转身下楼。
  
  水淼郁闷的看着火焰的背影火焰变以后就更拽了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他所说的他们到底包括不包括阿黄?
  
  猫也需要单独的房间吗?
  
  水淼吃完晚餐后倒也睡不着了谁知道她会昏迷了一天。真丢人以后谁要在她面前提起这个事情她就和谁急。
  
  走出房间环顾了一下别墅比在人界的别墅差不了多少只是更大了一些颜色偏白和火焱一样爱白如命了。客厅放着两张高级的沙发白色的门紧闭。
  
  水淼蹑手蹑脚打开了门走出了房子才发现自己忘记穿鞋子了地上冰冷冰冷的。
  
  屋前种着水淼不认识的植物一条宽敞的路月光下看不到尽头半空中残缺的月牙高高悬挂几个伶仃的星星也没有什么光芒半空的乌云倒是有一种阴沉的感觉。
  
  原来吸血鬼的世界和人界也没有什么区别嘛至少环境是差不多的有树有房子只是他们不需要吃饭而已。
  
  你闻到了美味了吗?突然一个声音在水淼的身后响起水淼回头一看是一个白胡须须的老头脸上皱纹深陷背有些驼可是眼眸却出现了强烈的——吸血的。
  
  水淼对于这样的眼神再熟悉不过了在学校那两个吸血鬼哥哥都曾经有过这样的眼神。真搞不懂她的血液有那么香吗?
  
  她有些明白火焰说的她会是王城里最可口的点心这句话了!!!
  
  你想喝我的血?水淼双手别在身后没有一点畏惧的神情她再不济不会连一个老头都打不过吧
  
  老头点了点头舔了舔唇非常口渴的说道:我非常期待这顿晚餐。

老头刚想要靠近水淼水淼的冰魄还未来得及出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将老头打飞的老远借着月光水淼看清楚了他的面孔——火焰!
  
  找死她不是你可以动的人!火焰冷漠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老头没有一丝的同情。
  
  火焰她是老头没有受多大的伤爬起来懊恼的神色看着火焰眼色责怪火焰出手太重了。
  
  她是少主人的人。火焰七个字表明了水淼的身份老头脸色一变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凡人居然是少主人的人也是他的主人。慌神说道:小姐抱歉属下并不知道你的身份冒犯了。如果让少主人知道了他的所作所为估计九条命都不够用!!!
  
  水淼没有说话眼神停留在了火焰的身上等待他解释道:他叫小诛是这栋房子的守护者。
  
  小猪?
  
  水淼额头挂满了黑线这么老的老头居然会叫小猪??就算要叫也要叫老猪吧
  
  是诛灭的诛!小诛看见水淼那表情就知道她把自己的名字给混淆了。
  
  嘎
  
  水淼嘴角扯了扯一时间找不到话第一天来王城她就开始闹笑话了。。。。。。难不成王城可以让人智商变低?
  
  小姐回房休息吧。火焰赶水淼回房间幸好他多留了一个心不然她真的变点心了。
  
  
  水淼郁闷的赶快回房间否则还不知道自己会闹出什么笑话来。
  
  自己小心点否则谁也救不了你。火焰狠狠的瞪了小诛一眼。
  
  知道了。我没想到嘛!!!小诛嘟囔的说道月光下脸色有些红好像喝醉了一般眼神里又有些委曲。
  
  ——————————进王城分割线——————————
  
  第二天水淼顶着熊猫眼出现在了用餐厅暖心关心的问道:水淼你怎么了?是不习惯吗?
  
  水淼摇了摇头她不过是睡多了失眠了而已!
  
  安以轩看了水淼一眼没有说话。
  
  哥哥心电感应般水淼回头对上了火焱的眼眸火焱在看到水淼的熊猫眼时眉头不皱了一下。
  
  走到了水淼的面前也不顾其他人在场将水淼抱在了怀中。水淼好奇的看着火焱哥哥很少这样在大庭广众前抱她就算在火焰面前都不曾有过呀。
  
  没有睡好吗?火焱淡淡的开口眼眸盯着水淼。
  
  水淼点了点头说道:可能是太想见到爹地了。
  
  火焱眼神一暗连气息都变得冷冽起来抿唇问道:你真的那么想见到他?




由Admin于周四 十一月 18, 2010 4:19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原因 : a)

Admin
大总统
大总统

帖子数 : 18
注册日期 : 10-11-11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uaisutangzxrj.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